Yuurei

【韩张】永远的求而不得

深灯重影:

首发于贴吧,新手文,ooc有,轻拍。
(这是一个内心柔软的韩队的故事✘)
(be预警)

——我曾如此炽热而疯狂地追逐着,如追着流星末梢的微光。

Ⅰ.Magic

——在众星氤氲的悲伤暗夜中,未来正在发光,正在改变。

    韩文清记得那个盛夏,纵有无尽缠绵热意,到了霸图也成了冰点以下。

    那正是嘉世三连冠之际,一代王朝,就此谱写。

    他正值壮年,无退役之由,只是霸图三赛季沉浮,未捧一冠;又于联盟前期,许多初代大神选择退役,霸图也难以避免。

    他对这种选手的筛选不算了解,只是一如既往地训练,但他未想到战队将退役选手的账号卡,给了一个刚从青训营上来的青年。

    他看着那个少年,逆光而来,纵使头顶烈日,仍不紧不慢。衣服一丝不苟的附在身上,而黑框眼镜后,是一双明亮的眼睛,带着严肃的神色。

    像我。他忽生出这样一个想法。

    彼时,韩文清站在训练室的门口,望着那个位于毒辣的阳光下,仍一脸淡然的青年,他上前一步,站在阳光下,伸出了手。

    “你好,我是张新杰。”

    “韩文清。”

Ⅱ.In the dew

——在雾与露中远望到你的身影,然后毫不犹豫地向你奔跑。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张新杰竟对霸图是如鱼得水。这个严谨认真,一丝不苟的人,虽与霸图一贯风格不同,但他会为了配合霸图而改变自己。韩文清前所未有的对冠军充满希望。

    不仅如此,他还发现张新杰除了在训练上无比的认真,还有着极为严苛的作息时间,所有的活动都安排得清楚。在他某日晨跑于轻岚中,看到隐隐绰绰的张新杰的身影,竟徒生惊喜——这是一个如此契合我的人。

    他跑向张新杰,寻思应该说些什么,却最终点头打了个招呼后,就与其并肩而行,不再言语。他和一脸淡然的张新杰,绕俱乐部跑了三四圈后,正想开口。而张新杰已经先出声了:“队长,以后一起跑吧。”

    他嗯了一声,这才发现自己是不假思索地答应下来。

    第四赛季。

    令人惊讶的是,霸图这次在常规赛中名次不错,位居第二。不过令大家惊艳的,不仅有年轻而实力、心理素质都极强的张新杰,还有那个和叶秋配合地极为默契的枪炮师——苏沐橙。当然还有很多其他新人大放异彩,正是日后黄金一代。

    ——不过这已不是他所关心的了。

   他正带领着霸图,力克百花等劲旅,再次与叶秋和嘉世在总决赛上相遇。

    一触即发。

Ⅲ.Amazing grace

——How precious did that grace appear.

    那个晚上注定会载在荣耀史上,以浓重笔墨去描写。

    季冷,舍命一击,一叶之秋血槽清空。

    一代王朝崩塌。

    而死敌霸图,狙击成功,将其取而代之。

    比赛的看点太多,但比起那一匕的风姿,都要黯然失色。就是这神来之笔,为霸图的夺冠之路铺上了最后一块砖。

    荣耀!

    电脑屏幕上出现的两字,璀璨而耀眼,占据了韩文清的全部视野。

    他紧握双拳,再松手,推门走出。队友们无不神情亢奋,那个季冷的操作者连手都在剧烈颤抖。他回头,又看向张新杰。而青年并没有显现出太激动的表情,仍是身着霸图队服。只是眼睛出卖了他。

    那本该沉静如水的眼眸,一瞬间灿若星辰,蕴藏着对荣耀的无比挚爱与对冠军的无上追求。

    他似乎听到自己的心漏跳了一拍。

    之后,他们共同捧起奖杯,立于荣耀之巅峰,见证四年努力疯狂与回报。

    大概瞬间了无遗憾了。除了……除了未评选上MVP的遗憾?不是。他的心告诉自己:是对未与张新杰一起评上最佳组合的遗憾。

Ⅳ.Misty Mystery

——是你的声音,让我在下一个阶段恢复并“复活”。

    KTV的灯光迷暗,队友们的高歌声仿佛遥远的地方传来。庆祝宴的气氛,一直延续到深夜,导致霸图所有人冲向KTV继续狂欢。作为霸图队长,他当然应先作表率。

    于是韩文清起身,拿起话筒。伴奏响起,竟是《怒放的生命》。

    “……我想要怒放的生命,就像飞翔在辽阔天空……”

    他突然发现这首歌真的很适合他,也很适合霸图。在历经不知多少次的失败后,获得了令人心醉的成功。

    他高歌唱到高潮部分,余光却扫到张新杰。张新杰坚持着职业选手不喝酒的理念,所以在庆功宴上只喝了一口。如今他端坐在沙发上,双手放在膝盖上,与周围欢呼快意的队友们形成鲜明对比。

    ——似乎汇聚了所有的光芒。

    是忽至的寂静,世界仿佛就剩下他们两人。他们对视,一个于明亮处放声而歌,一个在阴影下静坐聆听。一如初见时,那个青年在阳光下看着阴影中的他,然后他上前,走向那个青年。

    而现在,张新杰起身走向他:“队长,我们合唱《光明》吧。”

    正副队长的合唱,令霸图队员们更加亢奋,他们主动切换歌曲,递过话筒,再坐在沙发上,好整以遐地看着二人,而他与张新杰站在灯光下,俯视着。

    一片只剩伴奏的安静中,张新杰开口。

    “当灰烬查封了凝霜的屋檐,当车菊草化作了深秋的露水……”

    韩文清听了好些时候,这才后知后觉的跟上,脑海中却不由回想着刚才那几句歌词。张新杰的音色特征明显,低沉而富有磁性,格外的好听。

    他半走神半认真的唱完,有点迷蒙的下台。应该还是喝多了——虽然只有一杯。

    而那人才是不沾酒的吧?他看向一旁的张新杰,这才发现他的眼神同样迷蒙起来。他倚在沙发上,闭上了双眼,呼吸平静。

    许是睡过去了。不久,他起身,将放于身侧的霸图队服,往张新杰身上盖去。

    阴影投在张新杰的身上,而他一动不动。纵使那双夺人心魄的眼眸合上了之后,那人仍然显得如此美好。

    队友们的高歌、欢呼、闲谈声又一次地消失了,充斥着他的视野的只是这个霸图的副队长,这个严谨认真的面色平静的青年。

    是魔鬼的低语,还是内心的执念?韩文清逆着光闭眼,俯身,起身,再回位。衣服随着韩文清的动作落在了张新杰的身上。从外人的眼中看,只是韩文清为张新杰盖上了件衣服。

    一杯酒也会麻醉神经吗?他想着。一向一往无前的韩文清,这次竟然迷茫了。接着他也睡了过去,甚至不知道自己刚才是否蜻蜓点水般的触碰到了对方的唇。

    而下一刻,张新杰睁眼,眼眸中不再是迷蒙,而是难以言隐的惊慌与茫然。

Ⅴ.Puzzle

——"我们在黑暗中并肩而行,走在各自的朝圣路上。"

    2025,苏黎世。

    刚刚结束总决赛的赛场,还是一片寂静,然后爆发出震耳欲聋的呼喊:中国队,冠军!

    世邀赛总决赛中,中国队击败美国队,获得了最终的胜利。国家队反应不一,叶修安静地抽烟,眸中却染上了自豪的神色;方锐仰天长笑;张佳乐圆了多年夙愿,只觉圆满,每一个人都在以自己的方式庆祝中国队的胜利。

    张新杰在发微博,他知道此时霸图上下,应该都得到了这个消息,但还是忍不住传捷报。如此有分量的冠军,任何荣耀迷都将为之疯狂。

    在此之后,国家队回到北京。接风洗尘,办庆功宴。之后各战队的成员归队,为第十一赛季做准备。

    此时,张新杰、张佳乐也回到了霸图。

    又是一个盛夏的中午,霸图全员位于俱乐部前等候,为他们的英雄凯旋归来而庆祝。

    又是一场庆功宴,只不过这次是霸图内部的欢庆。

    觥筹交错间,张新杰举杯,看向韩文清。

    “队长,谢谢你。”

    韩文清与他干杯,一饮而尽后,听到张新杰又说了些话,他看过去,却见张新杰从包中拿出了什么。

    他又一次听见自己的心漏跳了一拍。

——————————以下是be部分————————

    但这次不同于上次,这次有的只是不好的预感。

    物品现出了庐山真面目:一张请帖,还是红色的。

    他瞬间懂了,也没有听清张新杰在说什么,只是双手接过,嗯了几声,那鎏金的请帖仿佛骤然烫起来,灼得他手生疼。

    他控制着面部表情,模糊地听到自己这样说:嗯,谢谢。我会来参加。

Ⅵ.seek but not to forever

——异面直线在混乱黑暗的时间角落里看似相交,但在光明整齐的空间集合里,从未相交过,这就是悲哀。

    浪漫的海滨,清爽的海风都带着一丝喜气;豪华精致的酒店,光滑的大理石柱,洁白的边框与被勾勒出的花纹都显得高贵而雅致。

    韩文清按照地址,在一片喜悦与热闹的欢呼声中,走进了酒店。

    沿梯而上,半开着的门,也是以一种恰到好处的角度,一如那个人寻常的风格。

    进去后更是喧闹,每个人手上红的耀眼的请柬,暗示着盛宴的序曲已开始演奏。

    无论是谁,都带着祝福的微笑。

    陈文清一副与现场格格不入的面孔,坐到座位上,身旁是霸图众。

    时针缓慢的转动,当指向12那个数字的时候,大厅的钟敲响了,盛宴开始。

    白色玫瑰从天而降,如白雪纷飞,唯美若童话。在这一片浪漫美好的背景下,张新杰牵着新娘的手,越过花环拱门,踏上红毯。伴娘和伴郎则沿路撒下白色的花瓣。

    而红毯两侧的人,或坐或站,都举起手欢呼或微笑着祝福,看向他们。

    《门德尔松婚礼进行曲》适时响起,庄严而又神圣。

    这一切的美好,换来的是新娘绯色的脸庞。

    此时张新杰朝她一笑,而她低头垂眸,面若桃李,肤如凝脂。

    金童玉女,天赐良缘,如此和谐。

    韩文清握拳,唇抿得更紧。

    二人风雨同舟,七年之相守。他以为、也希望会一直走下去。

    然而现实很残酷,他迎来的是步入婚礼殿堂的张新杰。

    两人走到红毯尽头,上台面对众人,微笑。

    婚礼正式开始。

    “我要分别问两人同样的一个问题 ,这是一个很长的问题,请在听完 后才回答:张新杰,你是否愿意娶xxx为妻,爱她、安慰她、尊重她、保护他,像你爱自己一样。不论她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贫穷,始终忠于她,直到离开世界?”

    “我愿意。”带着坚定的口吻,仿佛是不容置疑。

   “xxx,你是否愿意嫁张新杰为妻, 爱他、安慰他、 尊重他、保护他,像你爱自己一样 。不论他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贫穷,始终忠于他,直到离开世界?”

    “我愿意。”新娘的声音清甜,而刚宣誓完,张新杰不等主持发话,搂住她,深吻。

    姑娘一声惊呼,随即被温柔溺毙。

    一片起哄声中,韩文清想起,酒醉之夜那蜻蜓点水般的不知是否存在过的吻。

    也只是一个可能的吻,之后,就再无其他了。

    晃神中,交换戒指仪式也已结束,宾客们开始动筷。

    张新杰牵着新娘,来到韩文清面前。

    他举起酒杯说:“队长,谢谢你。”

    谢谢你,对我这几年的照顾。

    谢谢你,带领霸图夺冠。

    谢谢你,尽职到愿为霸图而放弃世邀赛资格。

    谢谢你,愿意来参加我的婚礼。

    谢谢你,之后再未发生那样的事。

    简单的五个字,一切不尽在言中。

    “新杰,祝你们幸福。”

    韩文清举杯一碰,仰面喝掉杯中酒。

    他是霸图的韩文清,永远不知退缩为何物的韩文清。

    他所爱之人,却永远求而不得。

    张新杰已经走进了他的心。割舍时却鲜血淋漓,痛彻心扉。

    只由记当年初见,风光正盛,共创霸业雄图。
    没有再多待,韩文清离开。

    面对你的请柬,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到来,为你送上我的祝福,然后离开。

——————————The  end ———————————

评论

热度(28)

  1. Yuurei深灯重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