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urei

Rainy day 01

懒熊:

叶蓝only  校园pa  

本文tag《Rainy day》,前后文不做超链接,以后可以直接戳tag

BGM:时雨 - 逆时针向

-

 

九月开头,夏末秋初,H市仍旧闷热。喧嚣的城市,拥挤的街道,人们擦肩而过,却对感受彼此的体温避之不及,高温气候下的贴合是并不美好的意外。

 

幸而连续几日的高温终于酝酿出这场暴雨。

 

蓝河撑着伞走向Z大,耳边尽是雨滴砸落在伞面上所响起的“啪嗒”声,又重又响。雨水落在脚边的水洼里掀起涟漪,白色的帆布鞋猝不及防被四溅的泥水袭中,鞋面因此留下不规则的泥水污渍。

 

蓝河低头看了眼,深感郁闷。湿漉漉的不仅仅是鞋面,还有渗进鞋里的雨水使得袜子被浸泡的潮湿,脚趾头不安分地动了动,驱赶不走别扭的感觉。

 

他却不能停顿下来做些什么。乌云压顶,狂风暴雨,停留在原地显然是错误的决定。雨伞没有预期中的好用,伞面仅仅只能抵挡部分雨水,随风袭来的雨水淋湿了他的白色T恤,紧紧贴在他的身上。尽管风是热的,但猛然一吹还是让他忍不住打了个喷嚏。他揉了揉发红的鼻尖,继而安静地边走边环顾四周。

 

尽管天气不佳,在Z大里来往的人却依旧很多,不过想来也正常,毕竟今天是Z大的大一新生报道日。多数家长心疼自家孩子提的行李过于沉重,于是自己上手帮忙,雨势虽大,但有了这层陪伴倒显得温馨了许多。

 

蓝河一人走在Z大校园的道路上,下意识用羡慕的眼光看着有家长陪伴入学的校友们,但这种羡慕在心中只浅浅荡了一圈涟漪就安静消失了。他深知父母是关心自己的,只是年龄大了,要他们不远千里从G市到达H市只为了送他入学也太过劳累。更何况二老也劝过他报考当地的院校,方便有个照应。

 

但十八岁刚成年的男生年轻气盛,像羽翼初丰的雏鹰迫不及待地想要离巢,往更远的地方飞去。久待的城市让人生腻,所以对江南水乡更有了新的幻想。他乘坐飞机从G市飞往H市,花费2个小时左右。那时候他未曾想到,落地不久,想到的不是去看看美丽的西子湖畔,也不是去尝一口人人道好的西湖醋鱼,而是简简单单的三个字爬上心头,想家了。

 

但哭哭啼啼是绝无可能的,成长中的男孩子总是倔强又要面子的,即使心里有酸酸的情绪在不断发散,但嘴上仍是不吭一声。只是神情里不免多了几分失落,冲淡了来时的喜悦。

 

蓝河不再去看别人,只安静的一手撑着伞,一手拖着沉重的行李箱,行李箱上还放着一个大大的扎口旅行袋。幸而旅行袋里只放了些生活小物,倒不怕被雨水淋湿,就是得防着从行李箱上掉落。他还背着一个双肩包,鼓鼓的,显然也放了不少东西。

 

行李实在重,他只能慢慢拖着走在Z大校园的道路上。桂花树栽在路旁,雨里的热风一吹,带来一阵独有的桂香,算作安慰。后来幸好遇上做志愿者的学姐专门引领像他这样什么都不懂的新生去了报到处,不然他极有可能会在Z大的校区里迷路。

 

他根据安排去报到处签字,然后免费领取校方提供的一些生活用品,并且拿到日后所居住寝室的门钥匙,钥匙上贴了签,上面写着:6309。

 

估摸着是寝室号,蓝河还是不放心地朝发钥匙的人多问一句:“6309是在哪?”

 

那人手一伸,往左边一大堆寝室楼随心一指,“就那块,最里头那幢,上了三楼找一找309号寝室就行。”

 

“……哦,谢谢你啊。”蓝河回他,但心里头忍不住嘀咕:这谁知道是哪和哪啊?

 

拉着行李箱往那方向走了过去,雨也不见小,幸而路上遇上几个学长给他指明白了去往6幢男寝的路,他才没在找路上多浪费时间。

 

此时管理男寝的大爷在一楼的黑板上写“欢迎各位新同学到来”,他弯着腰一笔一划地勾写,看得出很认真,写完后大爷才转身将短短的粉笔头放回了桌上,他恰好看见站在6号男寝门口的蓝河,身旁还一大堆行李。

 

大爷招呼他:“进来呀小伙子,站门口干嘛?看你被淋成这样,可别感冒了。”

 

“没事,我身体好着呢,就是雨有点大……”蓝河一边收伞一边回话,但话说到一半便忍不住打了个喷嚏,顿时窘了。打脸来的太快,真是让他措手不及。

 

“现在的年轻人就是倔哟。来,赶紧先签了寝室报到的字,好上楼去换件衣服。”

 

“好……”蓝河耳根红红,为自己的逞强感到窘迫,又不好反驳。于是点了点头,接过笔就在指定的位置签上了名。写完了一看,自己寝室已经有室友早早到了,只是这名字写的过于龙飞凤舞,极度潇洒,他辨认了半天才看出两个字写的是叶修。蓝河搁心里念了一念,觉得还这名字挺好听。

 

“签好了,没别的事了,你这小子赶紧上去吧,再待下去真得着凉。”大爷皱着眉头,催促着蓝河上楼,想了想又道,“慢着,我给你找找感冒药,你泡了喝吧,就当预防感冒。我昨儿正好备了一盒……”

 

“哎,不用这么麻烦,我待会上去换了衣服洗个澡就好啦,谢谢您啦!”蓝河心头一暖,觉得被雨淋湿后的寒冷都减少了几分。

 

管理大爷已经找了盒感冒药出来,直接往他手里一塞,“别怪我这老头子多事,现在的年轻人身体素质不大好,就得多作预防。你赶紧上去吧,如果箱子拿不动,就找别的学生帮帮,他们很热心的。”

 

蓝河拒绝不了,于是收下了他的好意,又答应道:“好好好,我会的。”说完他赶紧拖着行李箱就走去拐角的楼梯口了,生怕这热心的老人要替自己扛行李上楼了。

 

不过说真的,如何把这些行李拿上楼是一个大问题,更何况,现在他还领取了学校发放的生活用品,里头几个大脸盆确实是个麻烦。但要他直接去找寻别的学生帮忙,他又觉得这样麻烦别人实在不好意思,倒不如自己咬着牙扛上楼。

 

蓝河想了想,决定分批搬运,先行李箱,再旅行袋,再拿发放的生活用品上楼,这办法比直接扛上楼要轻松点,但也好不到哪。他哼哧哼哧地将所有行李搬运到二楼的时候,手臂已经酸痛了,于是他靠着墙壁站了一会,想休息会儿。

 

但古人曾说“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一旦停下来,他便不自觉地感到劳累十分。要是有人帮忙就好了,他心想。

 

“啪嗒”、“啪嗒”的声音响起,蓝河顺着声源看去,只见三楼拐角处走来一个男生。他穿了一双黑色的拖鞋,拖鞋的底子不似普通鞋子一样轻巧,所以和楼梯之间的摩擦较大,才会发出这般动静。

 

灰色的背心套在上身,下半身配了条棕色的休闲裤,看起来虽毫无时尚可言,但铁定是休闲又舒服的装扮。男人嘴里叼着一根棒棒糖,两手插在裤袋里,因为楼梯的关系,所以从蓝河的角度看上去他正“居高临下”地望着自己,他又走下来几个阶梯,但还是处于高位。

 

“这位同学,你是……需要帮忙吗?”那人含着棒棒糖问道。

 

蓝河似乎没料到对方会主动和自己搭话,带了些意料之外地指了指自己:“在说我吗?”

 

“现在这楼道里,还有别人吗?”

 

蓝河往四周看了看,现下这楼道里还真只有他们两个。他低头看了眼自己变得脏兮兮的白帆布鞋,继而抬头回道:“我这行李有些重,需要你帮我一下,谢谢你啊……”

 

“没事。”那人慢悠悠地走下来,笑了一下,在蓝河的注视下悠悠道,“日行一善。”

 

“……”蓝河咳了一下,转而说,“我就3楼的,行李放3楼口子就行了。”

 

“哦,还挺巧的,我也3楼的,干脆送佛送到西……呃,你这行李箱真有点重啊。”他试着提了一下然后不小心脱了手,脸上的笑容勉强掩饰尴尬,然后他又试着提了一下,行李箱刚离地他就转身快步上了楼,显然是准备靠这一口气直接拿上楼。

 

蓝河急忙拿了剩下的东西也跟着上去,刚走到三楼口子就见对方靠着墙大喘气,棒棒糖也不含着了,拿在手里一边比划一边郁闷:“你这行李箱里都塞了些什么东西,怎么能这么重?”

 

蓝河不好意思地笑了下,“其实我也不知道都放了些什么,家住的太远,总想着多带些东西,越齐全越安心嘛。”

 

那人瞟了他一眼,好奇:“你家在哪啊?我看你身子骨瘦瘦弱弱的,不是江南这带的吗?”

 

“G市。”

 

“哦……那还真有点远啊。”他说完将棒棒糖又含回了嘴里,“看你那么辛苦,我先帮你把东西拿到寝室,这样你也有时间好好理理。不过,你在哪个寝室啊?”

 

蓝河从裤兜里拿出寝室钥匙,看了眼上面贴着的标签,确认道:“6309。”

 

“……”那人听完寝室号,忍不住仔细打量了几眼蓝河,然后才接话,“这可赶巧了,室友。算你走运,省了瞎找门牌号的时间,我带你去咱们寝室。”

 

这么突然地见到了日后要同住几年的室友,蓝河也有些懵,只觉得缘分奇妙极了。并且他一直认为上大学本身就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情,这代表一个全新的阶段,是和高中封闭的学习环境全然不同的地方,却也预示着更多的可能性。

 

其中,他最好奇的是自己可能会遇上什么样的人,他也曾在脑海里勾勒过,但这是全然的空白,没有人可以给他一个基本样貌。现在这种可能性变成了真实,他难免觉得惊讶。

 

他脑海里想了许多,到最后只定格在一个刚记住的名字上,他问:“你是叶修吗?”

 

那男生刚用钥匙打开了6309的门,突然听到对方的话,不由得一愣,继而回头一笑,打趣道:“我靠,你怎么知道我大名啊?难道你特意考到Z大就为了见我?”

 

“不是不是,我就楼下报到签名的时候刚好看到你名字,就记下来了。”

 

“哦,你居然认得出我写的字,看来是我准备狂草的风格没发挥好。”

 

“……”

 

叶修想了想又问他:“那你呢,叫什么?”

 

“蓝河。”

 

“嗯,记住了。”叶修说完还看了他一眼,继而大步进了寝室,他将蓝河的行李往空地一放,然后就往自己的床铺走去,直接爬上床直挺挺躺倒,丝毫不顾形象一事。

 

蓝河跟在他后头进了屋,像每一个到了新地的人一样开始好奇地观察四周。这间男寝空间不大,卧室空间较大,隔壁一个小小的洗浴间和外头一个小阳台。卧室里一共四张床,左右两边各靠墙摆放两张床,都是下桌上床的摆设。

 

蓝河还在思考自己挑哪张床,叶修已经手一指自己的对床替蓝河决定了:“蓝河,你就睡这张吧。”

 

“啊?”

 

“有啥好犹豫的,人呢,最讲究缘分了。我们这么有缘,睡个对床怎么了?”叶修背靠着枕头,一手拿起游戏机一边瞎扯。

 

“好吧,那我先收拾个东西。”蓝河其实也无所谓自己睡哪,但想想对床总归是距离他最近的一个床位,总得找个顺眼的人当对床。叶修挺好的,他甚至因为对方的相助对他好感极高。

 

叶修也没想到蓝河答应的那么爽快。他懒散惯了,对身边的大多数事情都保持着随意的想法,包括穿搭、饮食、生活。但他心里又细致敏感,所以是容易被打动的人,他记得刚刚看到蓝河的那个场景。

 

蓝河经过暴雨的洗礼浑身已经湿透,白色T恤几乎透明地黏附在他的身上,勾勒出他的腰线,浅色的水洗牛仔裤被雨水打湿,颜色宛如深了一个度。他站在二楼的转角口,那地方有个小窗口,有光,他站在那里,正好是在风雨、光暗的相交线上。

 

叶修心想,哎,都怪蓝河,让他忘记自己是准备下楼泡面的。

 

他放下手里的游戏机,朝楼下正整理东西的蓝河吹了一声口哨,道:“待会去不去买泡面吃?”

 

蓝河摇头,“不去,这东西对身体不好,你少吃……”说完,打了一个响亮的喷嚏。

 

“哎哎,算了,瞧你这身子骨弱的,你还是别下去了,赶紧换件衣服吧,省的感冒发烧。”

 

“嗯,我正找放好的衣服,东西太多了,我拿出来拿半天。”蓝河嘟囔着,然后从箱子里挑出一件浅蓝色的格子衬衫。因为都是男孩子,所以也没害不害臊的问题,他站起身直接脱了身上那件湿透了的白色T恤,准备换上衬衫。

 

叶修瞟了他一眼,下意识将对方的上半身都收入眼底,包括那精致的锁骨凹陷处。继而不经意地转移视线重新拿起了放在身旁的游戏机,十分不自在。

 

蓝河换好了衣服换好了裤子,还把脏兮兮的帆布鞋脱了换上拖鞋,才觉得舒服了些。他这才有了好心情继续整理东西,顺便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叶修继续聊了起来。

 

“叶修,你是哪儿人啊?”

 

“B市的人,常年住H市,我觉得可以算半个H市人。”

 

“B市、H市都挺好的呀,报考学校的时候我还在这两个城市间我还犹豫过呢。”蓝河说。

 

“哟,可把你纠结的,”叶修也被勾起了聊天的劲头,干脆放下了手头的游戏机,继续问,“那你最后是怎么选择要来H市了?”

 

“不知道,某一天晚上突然就下了决定,听起来很任性,也确实很任性。反正我那时候就想着,绝不要在本地啦,想去外面看看,想独自生活试试。所以我爸妈让我考虑在本地上学的时候,我直接拒绝了……”蓝河揉了揉鼻尖,一边整理东西一边低低回他,“但我今天突然觉得留在家附近也挺好的。”

 

叶修说:“你这小子装什么忧郁,我现在可后悔留在自家附近了,我爸妈让我每周都回家,你说累不累?再说,这世上所有的选择都是我们自己选的,千万不要后悔,因为那对不起当初认真做选择的自己。更何况你担心什么,有什么事了哥罩你!”

 

叶修说完,话锋一转:“不过我也罩不了你什么,我就打游戏厉害些,要是下次你玩游戏,我带你啊。”

 

“好。”蓝河忍不住笑了,倒是打散了先前的小情绪,“谢谢。”

 

叶修这人擅长打哈哈,但一旦被过度温柔的对待,就会浑身不自在。蓝河太过认真的道谢,他反而不知道该如何应对了,这挑战绝对比打通游戏所有关卡都要来的更难。

 

幸而下一位室友风风火火地进了门,大声问:“这里是6309没错吧?”

 

叶修立马接话:“没错。”

 

“你们好啊你们好,日后请多多关照啊,我叫笔言飞。”新室友乐呵呵的。

-TBC-

非企划文,是写企划文的过程中突然想写的故事

评论

热度(143)

  1. Yuurei懒熊 转载了此文字